如火如荼的生鮮電商領域,不少電商都在巨虧轉讓。中國零售業生鮮研究中心委員李長明更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一個殘酷的事實:中國目前涉農電子商務平臺超3萬家,其中農產品電商達3000家,99%生鮮電商都在虧損。“不做生鮮等死,做了生鮮找死。”—這是當下電商業界流行的說法。

生鮮電商的血與淚,到底是敗給了誰呢?五哥作為長期關注生鮮電商的非專業人士,不能用磚家的系統理論、分析方法去研究個中緣由,僅就自身認知能力范圍內的現象,用小學生都能讀懂的邏輯,得出自己的一點點看法,僅供大家閑暇時,作為茶余飯后的話題討論。

生鮮電商,到底敗給了誰?

第一、敗給了高昂的快遞成本;

無論是住在北京新發地周邊,還是其他城市的生鮮批發大市場附近,都會被大量的巨型貨車影響交通困擾。正是一輛輛載著各地生鮮產品的大貨車,碾死了信心滿滿的生鮮電商平臺。同樣的生鮮貨品,同樣的品質,同樣的出發地,同樣的目的地,這樣的整車物流,一斤運費不過兩三毛錢,而快遞費要兩三塊錢。這么大的成本差距,一點點蠶食掉生鮮電商的利潤。

第二、敗給了包裝材料成本;

可能基于個人關注的原因,偶爾去批發市場轉轉,一框框的瓜果從大貨車上卸下了,這是最普通不過,且可以重復使用的塑料筐,一筐二三十斤,包裝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吧。

再看看自己通過生鮮電商購買的產品,包裝不可謂不細致,水果泡沫網袋+隔板+泡沫箱+紙箱≈幾塊錢吧?里面裝幾斤水果?

如果您是一位消費者,我們所購買的只是水果,而不關心你用什么包裝。消費者,不都是富得流油的款兒、腕兒,都需要精打細算,把這些成本計算在水果單價里面。讓消費者承擔(不得不用)的包裝費用,這樣的方式是否可持續呢?賣家,要維持一個公允的價格,又無法降低包裝成本這一剛需,只能壓縮自己的利潤,或者降低品質。

第三、敗給了高昂的人力成本;

隨著經濟的發展,工資水平的提高,已經成為制約當今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問題。勞動密集型企業大量外遷東南亞地區,就是一個明證。

就生鮮電商而言,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從選品,到套袋、裝箱、打膠帶,一個人一天能裝好多少個快遞箱?有多少賣家為包裝所困?

快遞員上面取件,快遞途中無數次的中轉。

派送員挨家挨戶的等待,一個快遞耗費了大量的人力成本,都是剛需。

反觀傳統渠道,大卡車田間地頭裝貨,幾十噸的卡車,裝完用多少人工?

司機換班、車不歇腳,一路狂奔目的地,批發給當地商戶,或者進賣場,或者進入農貿市場。消費者,自行去選購,既鍛煉了身體,又直觀地挑選了產品。在這一交易過程中中,作為銷售方擔負的人力成本有多少呢?

如果還有理性尚存,就認真想一想吧,全行業99%處于虧損狀態,還是平臺個體的模式問題嗎?即便未來是大家期待的“藍海”,您有機會看到那一天嗎?生鮮電商困局,多因一果,看似輸在模式上。而實際上,是敗給了傳統渠道、是敗在了自己手上!